哈克贝里·芬历险记


第四十二章

英文
    老人在早饭前又去了镇上,可就是找不到汤姆的踪影。两人在饭桌上想心事,一句话也
不说,神色凄凉。咖啡冷了,他们什么都没有吃。后来老人说:
    “我把信给了你么?”
    “什么信?”
    “我昨天从邮局取的信啊。”
    “没有,你没有给我信。”
    “哦,准定是我忘了。”
    于是他掏了掏口袋,随后走到他放信的地方,把信找到了,递给了她,她说:
    “啊,是圣·彼得堡来的——是姐寄来的嘛。”
    我正想再出去遛达一会,对自己有好处,不过我已动弹不得。啊,这时,她还来不及拆
信,便把信一扔奔了出去——因为她看到了什么啦,我也看到了。是汤姆·索亚躺在床垫
上。还有那位老医生。还有杰姆,身上穿着她的那件印花布衣服,双手捆在身后。还有不少
人。我一边把信藏在近旁一样东西的后面,一边往门外冲。她朝汤姆身上扑去,哭着说:
    “哦,他死啦,他死啦,我知道他死啦。”
    汤姆呢,他把头微微地转过来,口中喃喃有词,这些表明了他如今已神志不清。她举起
了双手说:
    “他活着呢,谢天谢地!这下好啦!”她啧地吻了他一下,往屋里飞奔,去把床铺铺
好。一路上舌头转得飞快,对黑奴和其他的人一个个下了命令,跑一步,下一个命令。
    我跑在人群后边,看人家准备怎样对待杰姆。老医生和西拉斯姨父跟在汤姆后面走进了
屋里。人群里怒气冲冲,其中有些人主张要绞死杰姆,好给这儿周围的黑奴做个榜样,叫他
们从此不敢象杰姆那样逃跑,惹出这么天大的乱子来,多少个日日夜夜,吓得全家人半死。
但也有些人说别这么干,这么干不妥,他可不是我们的黑奴嘛。他的主人会出场,肯定会为
了他这个人叫我们赔偿损失。这样一说,大伙儿冷静了一些,因为那些急着要绞死那做了错
事的黑奴的人,往往是最不愿意为了出过气拿出赔偿金的。
    尽管如此,他们还是恶狠狠地咒骂杰姆,还时不时地给他一个巴掌。不过杰姆决不吭一
声。他装做不认识我。他们把他押回原来那间小屋,把他自己的衣服套在他身上,再一次用
链子把他铐了起来。这一回可不是拴在床腿上了,而是拴在墙脚那根大木头上钉着的骑马钉
上,把他的双手和两条腿都用铁链拴住了。还对他说,吃的只给面包和水,此外不给别的,
一直要到他的原主人来,或者在过了一定期限原主人还不来,就把他给拍卖掉。他们把我们
当初挖掘的洞填好了。还说每晚上要派几个农民带上枪在小屋附近巡逻守夜。白天要在门口
拴一条恶狗。正在这时,正当他们把事情安排得差不多,最后骂几句作为告别的表示时,老
医生来了,四下里看了一下说:
    “对待他嘛,别太过分了,因为他可不是一个坏黑奴。我一到那个孩子所在的地方,发
现非有一个助手不可,不然,我就无法把子弹取出来。按当时的情况,我无法离开,到别处
去找个帮手。病人的病情越来越糟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他神志不清了,又不允许我靠近他身
边。要是我用粉笔给木筏子上写下记号,他就要杀死我。他这类傻事几乎没有个完,我简直
给弄得束手无策。所以我对自个儿说,我非得有个助手不可,怎么说也非有不可。我这么刚
一说,这个黑奴不知从什么地方爬了出来,说他愿帮忙。他就这么做了个助手,而且做得非
常出色。当然我断定他准是个逃亡黑奴。我实在处境为难!可是我不得不钉住在那儿,整整
一个白天,又整整一个夜晚;我对你们说吧,我当时实在左右为难!我还有几个病人正在发
烧发冷,我自然想回镇上来,给他们诊治,但是我没有回。这是因为这个黑奴可能逃掉,那
我就会推脱不掉那个责任。加上过往的船只离得又远,没有一只能叫得应的。这样一来,我
得钉住在那里,一直顶到今早上大白天。这样善良、这样忠心耿耿的黑奴,我从未见过。而
且他是冒了丧失自由的危险这么干的,并且干得筋疲力竭了。再说,我看得清清楚楚,在最
近一些日子里,他做苦工也做得够苦了。先生们,我对你们说吧,为了这一些,我挺喜欢这
个黑奴。象这样的一个黑奴,值一千块大洋——并且值得好好对待他。我要他做什么,他就
做什么,所以那个孩子在那里养病,就跟在家里养病一个样——也许比在家里养还好一些,
因为地方实在太清静了。只是光我一个人,手头要管好两个人,并且我非得钉在那里不可,
一直到今天清早,有几个人坐着小船在附近走过。也是活该交好运气,这个黑奴正坐在草褥
子旁边,头撑在膝盖上,呼呼睡着了。我就不声不响地对他们打了招呼,他们就偷偷走过
来,抓住了他,在他还莫名其妙的时候,就把他绑了起来。凡是这一切,都没有遇到过什么
麻烦。那个孩子当时正昏昏沉沉睡着了,我们就把桨用东西裹上,好叫声音小一些,又把木
筏子拴在小船上,悄悄地把它拖过河来。这个黑奴始终没有吵闹,也不吭一声。先生们,这
可不是一个坏的黑奴,这就是我对他的看法。”
    有人就说:
    “那好,医生,听起来挺不错,我不能不这么说。”
    别的一些人态度也和缓了些。这位老医生对杰姆做了件大好事,我真是非常感激他。这
也表明了,我当初对他没有看错人,这也叫我很高兴。因为我一见他,就认为此人心肠好,
是个好人。后来大伙儿一致认为杰姆的所作所为非常好,人们应该看到这一点,并给以奖
励。于是大伙儿一个个都当场真心实意地表示,此后决不再责骂他了。
    随后他们出来了,并且把他锁在里面。我本来希望大伙儿会说,不妨把他身上的镣铐去
掉一两根,因为实在太笨重了。或者有人会主张除了给他面包和水外,还该给他吃点肉和蔬
菜。不过这些人并没有想到这一些。依我看,我最好还是不必插进去。不过据我判断,等我
过了眼前这一关,我不妨设法把医生说的这番话告诉萨莉阿姨。我是说,作一些解释,说明
我怎样忘了说西特中了一枪的事,也就是指那个吓人的夜晚,我们划了小船去追那个逃跑的
黑奴,忘了提西特中枪的那回事。
    不过我有的是时间。萨莉阿姨整天整夜呆在病人的房间里。每逢西拉斯姨父没精打采走
过来,我马上就躲到一边去。
    第二天早上,我听说汤姆病情大大好转。他们说,萨莉阿姨已经前去打盹去了。我就偷
偷溜进了病房。我心想,如果他醒了,我们就可以编好一个经得起盘问的故事给这家子人
听。不过他正睡着哩。并且睡得非常安稳。他的脸色发白,可已经不象刚回家时那么烧得通
红的了。所以我便坐了下来,等着他醒转来。大约半个钟头光景,萨莉阿姨轻手轻脚走了进
来。这样一来,我又一次不知道怎样办才好啦。她对我摆摆手,叫我别作声。她在我旁边坐
了下来,低声说起话来。说如今大家都可以高高兴兴了,因为一切迹象都是第一等的。他睡
得这么久,看起来病不断往好处发展,病情也平静,十有八九醒来时会神志正常。
    所以我们就坐在那里守着。后来他微微欠动,很自然地睁开眼睛看了看。他说:
    “哈啰,我怎么在家里啊?怎么一回事啊?木筏子在哪里?”
    “很好,很好。”我说。
    “那杰姆呢?”
    “也很好。”我说。不过没有能说得爽快。他倒没有注意到,只是说:
    “好!精彩!现在我们一切平安无事啦!你跟姨妈讲过了么?”
    我正想讲是,可是她插进来说:
    “讲什么?西特?”
    “啊,讲这件事前前后后的经过啊。”
    “什么前前后后?”
    “啊,就是这件事的前前后后啊。就只是一件事啊,就是我们怎样把逃亡的黑奴放走,
恢复自由啊——由我和汤姆一起。”
    “天啊!放——这孩子在讲什么啊,亲爱的,亲爱的,眼看得又神志不清啦!”
    “不,不是我神志不清。我此时此刻说的话,我都是一清二楚的。我们确实把他放走了
——我和汤姆。我们是有计划地干的,而且干成了,并且干得非常妙。”他的话匣子一打
开,她也一点儿不想拦住他,只是坐在那里,眼睛越睁越大,让他一股脑儿倒出来。我呢,
也知道不用我插进去。“啊,姨妈,我们可费了大劲儿啦——干了好几个星期呢——一个小
时又一个小时,一个晚上又一个晚上,当你们全熟睡的时候。并且我们还得偷蜡烛,偷床
单,偷衬衫,偷你的衣服,还有调羹啊,盘子啊,小刀啊,暖炉啊,还有磨刀石,还有面
粉,简直说不完的东西。并且你们也想象不到我们干的活多么艰苦:做几把锯子,磨几枝
笔,刻下题词以及这个、那个的。而且那种乐趣,你们连一半也难以想象得到。并且我们还
得画棺材和其它的东西。还要写那封强盗的匿名信,还要抱着避雷针上上下下。还要挖洞直
通到小屋里边。还要做好绳梯,并且装在烤就的馅饼里送进去。还要把需用的调羹之类的东
西放在你围裙的口袋里带进去。”
    “老天爷啊!”
    “还在小屋里装满了耗子、蛇等等的,好给杰姆作伴。还有你把汤姆拖住了老半天,害
得他帽子里那块黄油都化掉了,差点儿把整个儿这回事给弄糟了,因为那些人在我们从小屋
里出来以前就来到了,因此我们不得不急着冲出去。他们一听到我们的声响便追赶我们,我
就中了这一枪。我们闪开了小道,让他们过去。那些狗呢,它们追了上来,可对我们没有兴
趣,光知道往最热闹的地方跑。我们找到了独木船,划出去找木筏子,终于一切平安无事,
杰姆也成了自由人。凡此种种,都是我们自个儿干出来的,难道不是棒极了么,姨妈?”
    “啊,我这一辈子还是头一回听到这样的事。原来是你们啊,是你们这些坏小子掀起了
这场祸害,害得大伙儿颠三倒四的,害得我们差点儿吓死。我恨不得在这时这刻就狠狠地揍
你一顿。你想想看,我怎样一个晚上又一个晚上在这里——等你病好以后,你这个小淘气
鬼,我不用鞭子抽你们两个,抽得你们叫爹叫娘,那才怪呢。”
    可是汤姆呢,既得意,又高兴,就是不肯就此收场,他那张舌头啊,就是收不住——她
呢,始终是一边插嘴,一边火冒三丈,两个人一时间谁也不肯罢休,活象一场野猫打架。
    她说:
    “好啊,你从中快活得够了,如今我告诉你一句话,要是我抓住你再管那个人的闲事啊
——”
    “管哪一个人的闲事?”汤姆说。他收住了笑容,显得非常吃惊的样子。
    “管哪一个?当然是那个逃跑的黑奴喽。你以为指的哪一个?”
    汤姆神色庄重地看着我说:
    “汤姆,你不是刚才对我说,说他平安无事么?难道他还没有逃掉么?”
    “他哟,”萨莉姨妈说,“那个逃跑的黑奴么?他当然跑不掉。他们把他给活活逮回来
啦,他又回到了那间小屋,只给他面包和水活命,铁链子压得他够受的,这样要一直等到主
人来领,或者给拍卖掉。”
    汤姆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两眼直冒火,鼻翼一开一闭,仿佛象鱼腮一般,朝我叫了起
来:
    “他们没有这个权把他给关起来!快去啊——一分钟也别耽误。把他给放了!他不是个
奴隶啊!他跟全世界有腿走路的人一样自由啊!”
    “这孩子说的是些什么话?”
    “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实话,萨莉阿姨。要是没有人去,我去。我对他的一生清清楚
楚,汤姆也一样。两个月前,华珍老小姐死了。她为了曾想把他卖到下游去感到羞愧,而且
这样明明白白说过了。她在遗嘱里宣布了还他自由。”
    “天呀,既然你知道他已经自由了,那你为什么还要放他逃走呢?”
    “是啊,这是一个要害问题,这我必须得承认,而且凡是女人,都会要问的。啊,我要
的是借此过过冒险的瘾,哪怕是须得淌过齐脖子深的血泊——哎呀,葆莉姨妈①!”    
  ①诺顿版注:葆莉姨妈,在小说开头就提到了。是汤姆的亲戚和监护人。在《汤
姆·索亚历险记》中是重要角色之一。
    可不是,葆莉姨妈站在那里,站在进门口的地方,一付甜甜的、知足乐天的模样,活象
个无忧无虑的天使。真想不到啊!
    萨莉姨妈朝她扑了过去,紧紧搂着她,几乎掐掉了她的脑袋,我就在床底下找到了一个
地方,往床底下一钻,因为对我来说,房间里的空气把人憋得慌。我偷偷朝外张望,汤姆的
葆莉姨妈一会儿从怀里挣脱了出来,站在那里,透过眼镜,眼睛打量着汤姆——那神情仿佛
要把他蹬到地底下去似的,这你知道。随后她说:
    “是啊,你最好还是把头别过去——我要是你啊,汤姆,我也会别过去的。”
    “哦,天啊,”萨莉姨妈说,“难道他变得这么凶?怎么啦,那不是汤姆嘛,是西特—
—是汤姆的——啊哟,汤姆哪里去了?刚才还在嘛。”
    “你准是说的哈克·芬——你准是说的他!我看,我还不致于养了我的汤姆这坏小子这
么些年,却见了面还认不出来。
    这就太难了。哈克·芬,给我从床底下爬出来!”
    我就爬了出来。可觉得怪不好意思的。
    萨莉阿姨那种给搞得颠颠倒倒、莫名其妙的神态,还真少见。无独有偶的是萨莉姨父
了。他进来,人家把所有的情况跟他一讲,他就成了那个样子。你不妨说,他就象个喝醉了
酒的人。后来的一整天里,他简直是什么都弄不懂了。那天晚上,他布了一次道。他这回布
道,使他得到了大出风头的名声,因为他布的道,就连世界上年纪最大的老人也听得不知所
云。后来葆莉姨妈把我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原原本本说了一通。我呢,不得不告诉他们我当时
的难处。当时费尔贝斯太太把我认作了汤姆·索亚了——她就插嘴说,“哦,罢了,罢了,
还叫我萨莉阿姨吧,我已经听惯了,就不用改个称呼了。”——我接着说,当时萨莉阿姨把
我认作汤姆·索亚,我就只得认了——没有别的路子嘛。并且我知道他不会在乎的,因为这
种神秘兮兮的事,正中他的下怀,他会就此演出一场冒险,落个心满意足。结果也真是如
此。所以他就装作是西特,尽量让我的日子变得好过一些。
    他的葆莉姨妈呢,她说,汤姆所说华珍老小姐在遗嘱里写明解放杰姆的话,是说的实
情。这样一来,那汤姆·索亚确确实实是吃尽苦头,费尽周折,为的是释放一个已经释放了
的黑奴!凭他的教养,他怎么可能会帮助释放一个黑奴,这是在这以前,我一直弄不懂的,
如今算弄明白了。
    葆莉姨妈还说,她接到萨莉姨妈的信,说汤姆和西特都已经平安到达,她就对自个儿说:
    “这下子可糟啦!我本该料到这一点的嘛,放他这样出门,却没有一个人照看好。看来
我非得搭下水的船走一千一百英里的路,才好弄明白这个小家伙这一回究竟干了些什么,既
然我接不到你这方面消息的回信。”
    “啊,我可从没有接到过你的来信啊。”萨莉阿姨说。
    “啊,这怪啦。我给你写了两封信,问你信上说的西特已来这里是什么意思。”
    “啊,我一封也没有收到啊,姐。”
    葆莉姨妈慢慢地转过身来,厉声说:
    “你,汤姆!”
    “嗯——怎么啦。”他有点儿不高兴地说。
    “不准你对我‘怎么啦’、‘怎么啦’的,你这淘气鬼——
    把那些信交出来。”
    “什么信?”
    “那些信。我已经打定了主意。要是我非得揪住你不可的话,那我就——”
    “信在箱子里。这下好了吧。我从邮局取的,至今原封未动。我没有看。我动也没有
动。不过我知道,信准会引起麻烦。
    我心想,如果你不着急,我就——”
    “好啊,真该揍你一顿,准没有错。我发了另一封信,说我动身来了,我恐怕他——”
    “不,那是昨天到的,我还没有看,不过这没事,这封信我拿到了。”
    我愿意跟她打两块钱的赌,她肯定没有拿到。不过我想了一下,还是不打这个赌保险一
些。所以我就没有作声。

目录         上一章         下一章

返回首页

旺旺英语--名著对译